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
創世紀討論區(UO - Ultima Online)

 找回密碼
 註冊
搜索
熱搜: 活動 交友 discuz
查看: 1937|回復: 2

棋王外傳 - 第三章

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2010-1-6 12:18:41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棋王外傳 - 第三章


某天,周子裕哭著回到家裡.

「鳴…爹…」

「怎麼了子裕, 你又再次給朋友們欺負了嗎? 」

周子裕擦著眼點頭.

周渙文慈祥地看著兒子, 有感而發道: 「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, 我們下盤棋吧. 」

每當周子裕哭喪著臉回家, 這位做父親的就只能拉他一起下棋, 他覺得只有在下棋時才能使他忘記一切煩惱..

父子二人再次在棋盤上互相訢苦, 看著身先士卒的戰友一個一個地倒下, 困在九宮內的自己卻愛莫能助.

「爹, 明天你能繼續陪我下棋可以嗎? 」

周渙文笑了, 這是兒子第一次主動找他奕棋.
便回答道: 「明天不行. 」

周子裕感到錯愕.

周渙文連忙解釋道: 「 明天有位同鄉回來, 說要與我比試一下, 明天的比試不能不去. 」
「哦. 」
周子裕也習慣了父親那永無止境的比試.

第二天清早, 周渙文出門去了. 根據棋友的告訴,有一位年幼時離鄉別井的本地人,不久前回來楊州市了。 據聞此人在外學成了一身高強棋藝,有一位很有名氣的棋評家「棋孟嘗」之稱的名士知道了,便力邀二人一起到他家大宅作客,分出高下。

相關帖子

 樓主| 發表於 2010-1-6 12:19:11 | 顯示全部樓層
本帖最後由 AgentSmiths 於 2010-1-6 12:20 編輯

周子裕一覺醒來,發現父親已經出門去了,於是便從廚房拿出一條炸麵條咬著吃。

中午過後,又到了晚飯時候,通常父親會在這段時候回家。 周子裕便擺好碗筷等待著父親回家開飯。

良久,打著鼓的肚皮實在忍受不了,於是便伏在飯桌上睡著了。

不知過了多久,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,周子裕瞇眼打著呵欠,開門一看。 門外不是盼望中的父親,而是他的一位棋友。

「周子裕,快跟我來吧。」
「叔叔,父親在那呢?」
「你爸爸在比賽途中中風入院了,快跟我來醫院探望他。」

周渙文的對手是人稱「錦馬超」的張錦常,這次回楊州是希望能取代周,坐上楊州第一把交椅。 周渙文抱著狀態十足的心態應戰,但結果卻是連負收場。 當他輸到第十局時,激動之下終於吐血倒下了。

在急症室門外,穿著白袍的醫生低著頭抱歉道:
「對不起,我們已經盡了力。」

周子裕雙眼通紅。
一位護士姐姐走過來道:「這把紙扇是你爸爸死前也緊握著,相信是對你很重要的遺物,記得好好保存。」
拿著紙扇的周子裕, 握著紙扇柄的掌心, 隱約還傳來父親的體溫. 終於忍不住放聲大哭。





數星期過後.
周子裕又再活躍於足球上, 今天運氣不錯, 過人連入了數球.
可能是他的父親過生了的關係, 還是突飛猛進的球技, 今天朋友們沒有再對他呼呼喝喝的, 心情輕鬆了許多.

「要回家去了, 下次再見. 」

拿著足球, 漫步回家. 今天忽然想走節徑的路, 那是父親曾經警告過他不要走的小路.

走著走著, 除了看不到有其他人之外, 那有甚麼特別了呀?

不對, 在前面轉角的後巷內好像傳來小女孩的哭聲.

心感到陣陣的不安, 連忙走上前去看過究竟. 轉身一看, 只見有三位大人, 一人正在滿臉流血, 被另外像流氓打扮似的二人, 推在牆邊, 又是一輪毒打.
然後才看到一位不滿六歲的小女孩, 站在大人身後只懂急著大喊.

看著這情境, 周子裕也站著看呆了. 心中很想幫助那小女孩, 但就只能看著急.

一個重拳打在受傷的男子肚上, 嘩的一聲一大鼓鮮血便從他口中吐出, 染上了打人者的衣服上, 那流氓大怒, 拳腳交加湊得更是激烈.


周子裕一個手震, 手上的足球掉在地上. 這樣也驚動了打人者的二人. 他們回頭不懷好意地瞪眼看著他.

理性立刻驚醒他快跑. 周子裕連足球也趕不及拿回, 便沒命似的趕快離去.

回頭看著流氓沒有追上來, 才鬆一口氣. 但是他, 心還是感到不安, 忘記不了那小女孩. 於是在大街上找尋著, 給他遇上了一位公安, 便報案去了. 那位公安也立即出發到案發現場.


應該還來得及吧, 周子裕心想.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 樓主| 發表於 2010-1-6 12:19:48 | 顯示全部樓層
走了一會, 才發覺自己遺留了那個足球, 怎麼辦好? 公安已趕到現場了, 應該安全了吧. 於是便走回頭, 找尋他的失物.

案發現場已經空無一人, 遠處地上還染了一灘正在乾涸中的鮮血. 看著也心驚, 還是快些找回足球後走人吧.

「小朋友, 這個足球是不是你的? 」

不知那裡何時出現了一位好心人, 替他找回手中的足球.

「是的, 謝謝你哥哥. 」雙手接著足球之時, 眼中忽然看到對方不懷好意的笑容, 細心一看那人正是剛才的其中一位流氓.

周子裕心下一驚, 立即回頭便跑, 卻發現身體撞上了另外一位流氓.

「在這裡喊救命是不會有人聽到的, 敢情是你把公安引來, 小子受死吧! 」

二人抽起周子裕的身體, 把他拉進黑暗惡臭的後巷裡去, 迴響著周子裕的救命聲, 然後是求饒呼喊, 接著是驚叫聲, 又是慘叫聲的開始.

口中已經無力地呼喊,
心中只能向著父親呼叫, 「救我,父親….」
身體的痛楚使他忘記了父親已經死去的事實.

周子裕全身躺在地上, 他的側臉被一位流氓使勁地按在鞋底下.
視線開始感到不清, 很想快些清醒, 然後一覺醒來看見父親, 告訴我這不是現實.
在他合上眼前的一刻, 看見有一個熟識的身影, 背著光走進這個憂黑的黑暗.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小黑屋|手機版|Formosa

GMT+8, 2018-8-21 14:58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